晁错论原文及翻译 晁错传原文及翻译

袁盎,是楚国人,字丝。他的父亲曾跟强盗为伍,后来徙居安陵(河南省鄢陵县)。吕后当政时期,他做过吕禄(吕后侄)的门客。孝文帝(刘恒)即位时,经他的老哥袁哙推荐,刘启任命他当宫廷禁卫官(中郎)。绛侯周勃诛诸吕、安刘氏,担任西汉政府宰相。有一次,早朝散会,周勃告辞退出,神色很是得意。皇上(刘恒)对他十分礼敬,常常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出朝。袁盎进谏说:“陛下以为宰相是什么样的人。

”刘恒说:“匡扶社稷之臣。”

袁盎说:“绛侯周勃是功臣,不是社稷之臣。社稷之臣能跟君主生死与共。当年吕后时,诸吕掌权,擅自争相当王,刘氏天下不绝如缕,危在旦夕。这时,周勃当武装部队总司令(太尉),手打握兵权,却不能匡正挽救。吕后一死,大臣们共同发动反击。周勃恰是武装部队司令(太尉),本来就有军权,机缘巧合成了大功。所以他是功臣,不是匡扶社稷之臣。不过,而今看他的样子,似乎有骄傲颜色,而陛下却那么谦让。君臣失去了礼节,我认为并不恰当。”刘恒受他影响,以后再早朝时,就变得非常严厉,宰相们开始畏惧。不久,宰相周勃怨恨袁盎说:“我跟你老哥袁哙私交很好,而你小子却朝廷上公然毁谤我。”袁盎也不向周勃谢罪。

后来,绛侯周勃罢相,回到封国(绛县:山西省侯马市东)。封国有人上书检举周勃谋反。于是被征召入京,囚禁监狱。皇族王侯、政府高官都不敢替他说话,只有袁盎挺身而出,证明周勃无罪。周勃得以释放,袁盎出少不少力。绛侯周勃于是跟袁盎倾心结交。淮南王(厉王)刘长(刘恒弟)入朝,擅杀辟阳侯审食其,极其骄傲横。袁盎警告刘恒说:“亲王如果太过于骄横,必有祸患。最好是削减封地,予以惩治。”刘恒不理。此后,淮南王刘长,更加放肆,屡屡犯法。等到棘蒲侯柴武太子谋反的事情被发觉,追查治罪,牵连到淮南王刘长。于是征召刘长入朝,将他放逐到蜀郡(四川省成都市)。

刘长被装入囚车,沿途依次传送。袁盎当时任宫廷禁卫官司令(中郎将),进谏说:“陛下把老弟宠得骄傲不驯,不加一点管束,所以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如今又突然折磨他,刘长为人刚强,万一在路上遇到风寒死在途中,陛下就会被认为以天下之大却容不得他,而背上杀死弟弟的恶名,到时怎么办?”刘恒拒绝采纳袁盎的意见,遂放逐刘长。

囚车传送到雍县(陕西省凤翔县),淮南王刘长病死。噩耗传来,刘恒想起兄弟之情,不吃不喝,悲哀痛哭。袁盎晋见,叩头请罪。刘启对袁盎说:“我不听你的话,终于失掉弟弟?”

袁盎说:“陛下请自我宽心,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,难道还可以追悔吗?再说,陛下有三种高出世人的行为,这件事不至于毁坏您的声誉。”刘恒问:“是哪三种?”袁盎说:“陛下当代王(首府晋阳:太原市)的时侯,娘亲薄太后生病,三年之间,陛下不合服,不脱衣,汤药不亲口所尝,就不端给娘亲。曾参(孔子弟子,以孝闻名)作为平民尚难做到,而陛下作为亲王却履行了。比起曾参,陛下的孝道超过很多了。诸吕当权,大臣独断专行,陛下从代国(太原市)乘六辆驿马车,奔驰到祸福难测的京城(长安),即使是孟贲、夏育那样的勇士,也比不上陛下。陛下抵达代国宾馆(代邸,代国在长安设的宾馆,犹今驻京办),面向西方两次谦让推辞天子位,又面向南方三次谦让推辞天子位。许由推让天下不过一次,而陛下五次推让天下,超过许由四次矣。况且,陛下放逐淮南王,是让他劳苦心态,改过从新。只是因为官吏卫护不周,所以他才病死。”于是,刘恒才稍稍宽解,问:“那该如何善后啊?”袁盎说:“淮南王有三个儿子,只有仰赖陛下了。”刘恒遂把刘长的三个儿子,全部封王(封刘安淮南王、封刘勃衡山王、封刘赐庐江王)。袁盎因此在朝廷声名鹊起。(未完待续)

0

评论0
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