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浓情缘薄

我总是侍弄不好那些花儿,虽然爱她们。

屋子里两盆菊花,一盆白的,一盆紫的。买来时含苞待放,硕大的花苞让我暗喜她的花期一定很长。时常洒些水,站在她面前,无语地陪他们一小会儿。但也仅此而已,然后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。我不会养花,听说是要施些肥的,可是该施什么呢?即便是我的洗手洗脸的水,我都嫌它们脏,脏了花儿的茎和叶。我坚持哪怕清瘦一点,干净就好。我以为花儿和我一样,不喜欢腥臊肥腻,只喜欢清白的几滴水。也应该松些土的吧,可是碗口大的花盆里到处是她们嫩嫩的根须,我怕一铲下去,弄疼了她的根。因为爱着,我什么也不敢做。

花瓣像羞涩的触角,慢慢伸展开去,花香日渐浓烈,屋子里的秋天被她们不动声色地酝酿到极致,我的心里也开满了秋天的菊香,浓烈醉人。

可是慢慢发现,她们开不动了。周围的花瓣已经开始变色枯萎,而中心的花瓣还迟迟不见动静,紫菊的瓣心,依然阴着一张深色的脸,白菊的瓣心是青涩的淡绿。我想,大概是她们因为开放已经耗尽了心力,我的营养又没有及时跟上,再追肥已经来不及了。两盆菊花如出一辙地开到一半,败了,孤独地守在墙角,再也不肯为我撑起一张生动的脸,把秋天走完。虽然曾经开得热烈,我和她们,相看两不厌的时光却短得可怜。

像商量好似的,我的花瓶里清水养的几根富贵竹也焉了。富贵竹本是生长在土壤里的,朋友和我一样都是喜欢简单的人,她告诉我,富贵竹也可以养在清水里的。我也觉得清水干净,清水滋养的绿色一定水灵,会让我在内心里也撑起绿色的希望,哪知离开土壤的绿色终不长久。

初夏养的茉莉,曾经星星点点地开满枝头,一屋子锁不住的清香,觉得掺了花香的空气和时光真是美好。后来花期过了,我不忍心弃了她们,仍然放在屋子里,偶尔几尺阳光几滴清水地伺候,像君子之交。冬天的时候,她们早枯死得不成样子。总是这样,我的爱,爱到冰冷。爱着的花儿和叶儿从不肯为我把她们的生命走得久远一些,不招呼一声,就弃了我和我的尘世。

在QQ上和一女友聊天,我说:这世上还有没有一种男人值得我们去为他一死?女友笑我幼稚,说:我才不问呢,我首先要看他肯不肯为我一死!我说:死亡并不可怕,没有比活着更勇敢的事了,情急之下,为红颜跳楼跳海的也有,只是肯为我好好活着的男人有没有?只是为了我,选择好好活着!

假如和某个男人欢欢喜喜地爱一场,临别之时,没有什么愿望,只希望他好好地活着。无论思念绵长还是忘个干净,只知道在尘世的一角,还有个人和自己一样,在勇敢地,活着。多好!可是他给你一个冷面孔,再转过身去,说:这是我的事!爱情山河破碎之后,只剩下从此生死贵贱,概不相干。那多么悲哀!

像我清水养的那些花和叶,一半芳香为我浓烈地释放,一半芳香烂在冰凉的躯体内,再不肯为我走完一个完整的花期,为我把一片绿荫撑到老死。

我养的花儿,我记得她们浓烈地开过,但是我和她们的缘分,薄得从来穿不过一个冬天。

0

评论0
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