题西溪无相院赏析 题西溪无相院诗歌鉴赏

题西溪无相院

[宋]张先

积水涵虚上下清,几家门静岸痕平。

浮萍破处见山影,小艇归时闻草声。

入郭僧寻尘里去,过桥人似鉴中行。

已凭暂雨添秋色,莫放修芦碍月生。

宋诗《题西溪无相院》鉴赏宋诗《题西溪无相院》鉴赏

西溪

张先以词闻名于世,和柳永地位相当,是一个很有趣的人,当别人根据他的词调侃其名字叫“张三中”的时候,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自嘲应该叫他“张三影”。这种趣味性代表的其实是当时士人阶层的某种雅谑风尚,比如稍晚之后的欧阳修、苏轼就未尝没有过同样的倾向。

这首诗记录的是诗人家乡湖州无相寺周边的风景,描述了一幅“清深趣有余”(宋·林逋《小隐自题》)的画面。首联的“积水”这里指的是西溪,水面澄碧,共天一色,所以给人的感觉就是整个空间都非常清澈明净,溪边有几家住户,门庭闲静,因为没有大的风浪,所以岸上的水痕也浅淡至极;颔联于静中写动,浮萍四散零落,隐约中可以望见山的倒影,说明是刚刚经过了一场雨,远处小艇归来惹起一阵与草相擦的窸窣声;颈联写的是一位要到尘世中去的“入郭僧”,他过桥的时候就像是走在镜子里;秋天已经够美了,经过短暂的雨后,不要再将长长的芦苇放出挡住月亮生长。

诗歌的前面三联都是静的,这种静在于没有任何主观情感或情绪的掺杂,在这样的风景里,诗人的主体性被压缩得很低很低,可最后似乎仍然不能完全忘怀自己——芦自生长,月自皎洁,本无妨碍,且都是无关于己的,可偏要小心地来上一句略带懊恼和抗议的话,好像是在宣示自己的存在,这样一来,就难有“无我之境”的美感了。但我们也不要忘了诗人是一个不失幽默感的人,“已凭”、“莫放”,可能他只是调皮地向大自然开了一个玩笑——再加上修长的芦苇,掩映着月亮,美到极致,“我”恐怕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。得了这一处的点睛,顿时由清景而带来的那种趣味性也就凸显了出来,而终于没有向枯木死灰滑去。

0

评论0

没有账号? 注册  忘记密码?